1. <li id="cljde"></li>
      <th id="cljde"><source id="cljde"></source></th>

    2. <div id="cljde"><strike id="cljde"><kbd id="cljde"></kbd></strike></div>

      民进党不择手段的“敌我分明”,让台湾无法有共识

      2019年06月20日 09:15:00来源:中国台湾网

        “大华网络报”20日发表台湾资深媒体人清道夫的文章说,民进党的“敌我分明”,是以权力与利益为核心,凡是有害民进党权力与利益者,皆是敌人,一旦认定为敌人,就可以不择手段除之。

        从以下几件事,就可以看出民进党的敌我斗争逻辑。

        首先是蔡赖之争,表面上看,赖清德挑战的是蔡英文个人,实际上是挑战了民进党整个执政群。从赖清德登记初选那一天开始,他就贴上了敌人的标签;既然是敌人,民进党自然心安理得地不择手段来赢得初选。已经公告的初选办法可以修改,已经确定的日期可以延后,已经确定的民调方法可以调整。这些做法,完全破坏了游戏规则的中立性与神圣性,因为这些都不如权力与利益重要。

        其次是“拔管案”,管中闵虽然是国际知名学者,但被定性为泛蓝之后,也被民进党视为敌人,岂能容忍他染指台湾第一学府:台湾大学。为了拔掉管中闵,民进党也同样是曲解法令,而且宁可让台大校长悬缺一年多,并牺牲三位“教育部长”下台也在所不惜。

        民进党为了“反中”,不准国民党办两岸经贸文化论坛,阻挠两岸各项交流活动,限制人民前往大陆,这些做法又何尝不是“敌我斗争”下的结果。

        韩国瑜的命运也是如此。他在北农总经理任内,被民进党视为敌人而拉下马。岂料韩国瑜在高雄市长一役大挫民进党威风,现在又挟着韩流之势要挑战民进党政权,已成为民进党的头号敌人。

        民进党对赖清德这样的民进党内同志尚且如此,对在野力量当然更不客气。民进党初选结束,蔡英文气势正盛,并已把枪头对准了韩国瑜。韩国瑜参加行“行政院院会”,竟然被“行政院”当成一个修理他的机会。苏贞昌不怀好意地要他不要把“中华民国”加上地区两字,“行政院”更制作一支影片来丑化韩国瑜,除此之外,在登革热防疫经费上更刁难高雄市政府。

        最后一件事,就是修改“公投法”,彻底断绝了大选时举办“公投”的机会。显然,民进党认为去年“九合一”选举的失败,就是绑了“公投案”的结果。然而,需要指出,民进党失败是因为民进党的作为已为人民所厌恶,所以才有所谓的“讨厌民进党”,即使没有“公投”,民进党依然不能赢得胜利。民进党这一次修改“公投法”,既背叛自己长期的理念,也违背了“公投”的精神。经过这一次修正,台湾“公投”算是被民进党处决了。“公投”是民进党的主要民主理念之一,但为了权力与利益,“公投”也可以变成敌人,也可以被处决。

        这就是民进党没有界线的敌我分明。民进党既然把团结台湾挂在嘴上,就必须了解这个界线的存在,而且不能跨过这个界线,否则台湾就不可能有共识,当然也无法真正的团结了。

      [责任编辑:李杰]

      相关内容

     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
      关于我们|本网动态|转载申请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610172

      微彩彩票|安全购彩